易百科:贪官为何爱找情妇?

中共十八大以来,从中央到地方持续掀起反腐风暴,一批问题官员落马。纵览反腐疾风中打落的“老虎”、“苍蝇”,其中多人涉情妇。在时下官场,官员找情妇似乎被认为是一件“体面”的事,是“身份的象征”,而那些因为情妇倒下的官员们,似乎也是“记吃不记打”。那么,贪官为什么都爱找情妇呢?是什么让情妇宛如罂粟花一般,让那些落马官员前赴后继?

那些因情妇落马的官员
范悦不雅照

范悦,原中办法规室副巡视员、国家档案局政策法规司副司长。

2013年6月,某电视台原主持人纪英男公开举报国家档案局政策法规司副司长范悦有作风问题,已被免职。
刘铁男与情人徐某的合影(图片来自罗昌平微博)

刘铁男,原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党组成员。

2012年12月6日,媒体人罗昌平曾向中纪委实名举报刘铁男,罗昌平称刘铁男情妇从日本打来越洋电话,因此获得重要的初始信息。据称刘铁男与情妇因利益关系反目后,多次对女方发出死亡威胁。2013年5月,刘铁男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并被免去领导职务。
衣俊卿与常艳

衣俊卿,原中共中央编译局局长。

2012年11月,一篇署名为“中央编译局女博士后常艳”的长文,实名描述了其与衣俊卿的感情史,包括17次在酒店开房的细节。2013年1月17日,“中央编译局局长衣俊卿因为生活作风问题,不适合继续在现岗位工作,已免去其中央编译局局长职务”的简短消息,部分证实了这篇文章的真实性。
雷政富不雅照

雷政富,原重庆市北碚区区委书记。

2007年下半年,赵红霞在肖烨安排下,给重庆市北碚区区委书记雷政富发短信,利用自己的姿色引诱,与雷政富发生了性行为,并用针孔摄像机偷拍与雷政富的不雅视频。2008年2月,肖烨以不雅视频相要挟,以借钱为由向雷政富索要人民币300万元。2012年11月,因网上曝出不雅视频,雷政富被免职及立案调查。2013年6月28日,重庆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雷政富有期徒刑13年。
刘志军

刘志军,曾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铁道部部长。

刘志军任职期间,被指情妇数量达2位数,且口味偏重。2013年7月8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刘志军受贿、滥用职权案作出一审宣判,受贿罪、滥用职权罪成立,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谷俊山

谷俊山,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前副部长,中将军衔。

近日,知情人士指出,俊山案贪腐数额特别巨大,“网上许多数字已经接近事实”。谷俊山涉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滥用职权犯罪案,军事检察院于2014年3月31日向军事法院提起公诉。

2013年初,有消息称谷俊山被捕,涉案金额200多亿,房产300余处。住7000多平米小楼,护工60余人管理房院。其有5个情人,包括一个歌星、两个影视小星、一个主持人、一个高级白领。

查金贵,南京市车管所原所长。

查金贵虽已年近花甲,居然包养了13个情妇,以此来显示他的宝刀未老,权倾一方的不凡气魄。他经常在熟人面前炫耀:“《红楼梦》里有金陵十二钗,我呢,有金陵十三钗!”
张宗海

张宗海,重庆市委宣传部原部长。

张宗海虽然在重庆有家,但他在重庆的五星级饭店希尔顿饭店长期包房,并且经常带不同的漂亮女人回去过夜。张宗海选女人有三个“标准”:一要大学本科毕业生,二要漂亮,三要没结婚。即使在中央党校一年学习期间,他也不甘寂寞包养了一名女大学生。
李庆普的95本日记

李庆普,海南省纺织工业局原副局长。

李庆普以“另类收藏”著称,在其储藏室里4个带有密码锁的铁皮柜中,有着李庆普记录其本人每次跟女人发生两性关系全过程的日记本95册,日记本里每隔几页用纸包卷的则是与李庆普发生性关系的女人的毛发。办案人员统计,李庆普收集的女性毛发多达236份。

李玉书,四川乐山市原副市长。

李玉书包养的情妇仅16岁,为了把花季少女搞到手,他谎称自己是新加坡商人。为博得丽人一笑,他在成都丽都花园花61万余元购买了一套豪宅,作为他到成都后与情妇寻欢作乐之所,还为其情妇购买了一辆新款富康车。
杨枫

杨枫,安徽省宣城市原市委副书记。

杨枫同时包养7个情妇,为了防止情妇们争风吃醋,他运用进修时学来的MBA管理知识,让“首席情妇”邹某用分类法统领其他6个情妇。在邹某的“科学”调度下,杨枫和情妇们很长一段时间相安无事。后来,由于邹某在与杨枫的另一“编外”新欢发生的“首席”之争中败北,便四处向人讲述杨枫的所作所为,最终栽在女人的石榴裙下。

邓宝驹,广东省深圳市沙井信用社原主任。

邓宝驹在不到3年时间内,挪用、侵吞公款2.3亿,他不仅包养“二奶”,还有“三奶”、“四奶”和“五奶”。他与“二奶”阿琳有一个私生女,前后花在“二奶”身上约300万元;广州的“三奶”和北京的“四奶”也不是省油的灯,绝没少花从邓宝驹那里得来的钱。“五奶”小青原是被台商“包”起来的,硬是邓宝驹软缠硬磨夺了过来,并成为他的“重点供养对象”。邓宝驹从认识小青至亡命外逃近800天,总共花在小青身上的钱多达1840万元,平均每天2.3万元。
林龙飞

林龙飞,福建周宁县原县委书记。

林龙飞和22名女性长期保持不正当关系,他专门做了一个红皮通讯录,记录着这些女性的通讯方式,并得意地为其取名为“群芳谱”。看着自己在这群女人之间游刃有余,没有谁为此争风吃醋,林龙飞很是得意,于2002年5月22日在福州一家酒店举办“群芳宴”,让22位身着华服、美丽妖娆的女人在包房里彼此见面。席间林龙飞还宣布,今后每隔一年就举行一次群芳宴,还要设置“年度佳丽奖”,奖给当年最让自己满意的女人。

邓善红,海南临高县城监大队原大队长。

邓善红曾包养过6个情妇,而且6个情妇都为他生了孩子。其中4个情妇各住的两层两间楼房,是由邓出资建造。当邓已被批捕、其丑闻几近家喻户晓后,他的妻子还“根本不相信他在外面有女人”,其已成年的女儿更是信誓旦旦,“相信父亲在这方面是清白的。”
徐其耀

徐其耀,原江苏省建设厅厅长。

徐其耀在医院结识了40多岁的女护士王秀丽,并将其收为情人。王秀丽求徐为待业的女儿安排工作,也把女儿刘澜送入了“虎口”。其女儿一年之中两次为徐其耀堕胎。一次酒后,徐其耀不仅当着众人的面炫耀自己的“一箭双雕”,居然还将这母女俩的“床上功夫”进行了一番比较。

金维芝,南京奶业集团原总经理。

他的金式“情妇逻辑”:“像我这样级别的领导干部谁没有几个情人?这不仅是生理的需要,更是身份的象征,否则,别人会打心眼里瞧不起你。”

孟庆平,湖北省原副省长。

孟庆平在接受审判时,双目深情地看着远处说:“我是爱江山也爱美人。在我有生之年能遇上几个有情有义的女人,是我的福分。”

官员与情妇的关系类型

享乐型。如双方因情感出轨,最后一起同流合污;亦有部分为情感型,如国家统计局局长邱晓华与其记者情妇,即为情感型。

互利型。性欲其次,金钱关系才是主要。如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成克杰与李平。

利益集团代言型。即与高官共谋,为某个利益集团寻求保护、谋取最大化利益。“公共情妇”李薇是经典案例。

贪官为何找情妇?

内在原因:贪官群体道德品质滑坡,违背对婚姻和家庭的忠诚,受纵欲享乐等腐朽思想的影响。古代有权有钱的人可以纳妾,如今包养情人、小三,本质上与纳妾没有多少区别。

外在原因:权力缺少有效的监督和制约。有些重要部门和关键岗位的领导干部,权力集中而监督失灵,给权力寻租留下了很大的空间,必然会面临金钱和美色的诱惑。一些干部在诱惑面前定力不够,修行不足,沦为金钱和美色的俘虏。有的人是主动追求,有的人则是被动接受。

社会风气的变迁也是一个重要原因。随着道德观念和社会风气改变,一些人对婚外情的容忍度变大,对“包养情妇、小三”的行为见怪不怪,贪官们在没有道德压力的氛围中乐此不疲。

注:本文部分内容选自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新华网、光明网、南方都市报等,特此致谢。

易百科:贪官为何爱找情妇?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