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睡“孙静雅们”为什么这么贵?

10月8日,CCTV 12社会与法频道节目《一线:一念之祸》播出了一起警方破获的网络卖淫案件,其中涉及到“海天盛筵”外围女孙静雅,她曾被指是“陪睡3天赚60万”的女主角。据悉,孙静雅因涉嫌组织和介绍卖淫在南京被山东警方抓获。围绕孙静雅的是7个犯罪团伙1300多人,涉及卖淫女、嫖客及所谓经纪人,其中不乏高学历者和一些知名企业的高管。

2013年的“海天盛筵”事件让“外围女”成为网络热词,一种新的卖淫模式也逐渐浮出水面。这种方式不符合人们以往对卖淫这种地下行业的认知,它既隐蔽又高调,富有效率,迎合了特定圈层的需求。无论对其如何评价,它注定将成为人们对这个时代认知的一部分。

低调不再是美德,新卖淫模式欢迎炒作

尽管出卖肉体在人们眼中的道德意味愈发淡薄,更多地与“个体选择”联系在一起,但在中国,卖淫仍是个上不了台面的行业,从事此种行业的女性大多都隐匿在城市各处,不会轻易暴露自己。

但在这种新的卖淫模式中,低调是不受欢迎的,知名度曝光度越高越好。进入这个圈子的女性,几乎都会花钱对自己进行包装。网络上会出现她们详细的简历、图片展示,甚至还有有关她们的“新闻报道”。网络炒作也是必不可少的一环,不管是通过炫富还是不雅照、视频的流出,名气上不去身价也上不去。她们炒作的目的,也无非是希望得到有钱人的关注,且需要有钱人将自己视作奢侈品。

孙静雅就是因为参加了2013年的海天盛筵而一炮而红,随后又被网友爆出一段裸聊视频,尺度相当大。在被抓之前,郭美美的炫富行为也从未停止过,晒玛莎拉蒂、晒豪赌、晒51亿存款等,直到成为《人民日报》嘴里“有背景的妖精”。

公众一般认为:做小姐的是这个社会的弱势群体,是被压迫、被欺凌的底层。但时移世易,新的卖淫模式里,小姐是话题,是网络红人,她们甚至能介入到公共事件,进而影响现实世界。

“圈层化”的新卖淫模式变得更加隐蔽

社交媒体的作用,不仅体现在炒作上,还体现在整个卖淫的交易过程上。

社交媒体大大降低了卖淫嫖娼交易的成本。和传统卖淫嫖娼不同,小姐并不需要“鸡头”,也就是俗称的“妈妈桑”派活,而是彼此之间互相推销、拉活。闵行公安分局治安支队副支队长陈云峰表示:在群内,无论是群主还是其他群员,都可以发布卖淫嫖娼信息,通告开工区域、价格、特定性服务需求等嫖客需求信息。

这些小姐不需要站街,也不用常驻某个场所。据孙静雅讲述,在她们的那个圈子,小姐都是通过微信与所谓的客户联系。

性交易的达成没有固定的地点,或是在嫖客的家里,或在小姐的家里,或在宾馆等。而过去,性交易总是与地点相关的。比如“莞式服务”服务诞生于高标准的酒店,“楼凤”隐匿于居民住宅楼,“天上人间”依托夜总会。

“空降”模式流行了起来。在郭美美干爹王军的供述中称,当初认识郭美美,是由朋友介绍,而郭则从北京飞到深圳与之会面。这种“空降”模式在当下非常流行。2015年,上海闵行警方打掉了一个“外围女卖淫团伙”。警方发现,该团伙的卖淫地点几乎涉及北上广等各大城市。如果嫖客特别有“兴致”,可以指定上海的“外围女”直接飞去当地,“机票、食宿都是嫖客支付,再另外支付2-3天的全包夜价格。”

社交媒体为性交易带来了便利,同时也带来了风险。对郭美美来说,跌倒的地方正是当年她出名的地方——微博。而孙静雅的落网也是如出一辙。2014年11月8日,枣庄市公安局网安支队的民警在日常网上巡查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聊天内容。“过夜太贵”、“3000起步”类似这样的字眼,让民警觉得,这些聊天内容的背后很可能隐藏着一些不正当的交易。由此牵出了孙静雅和她背后的团伙。

新卖淫模式惊人的价格揭示了社会鸿沟

无论是郭美美案,还是孙静雅案,最让人咋舌的还是那堪称天价的嫖资。

孙静雅号称陪睡三天60万,之前爆出的与郭美美发生性关系的起步价是5万元,多则数十万。据郭美美助理透露,每次郭美美经过性交易后,行李中都会多出二三十万元人民币现金。在一段公布的警方审讯的视频中,郭美美以嘲谑的口吻淡淡地讲出:其实一直不缺包养我的人,有的人无论花多少钱都想和我睡一晚。

几十万一晚,即便是美国专供上层社会的高端应召女郎也难以望其项背。对于这个价码问题,有许多人调侃郭美美是在扰乱市场,涉嫌哄抬物价,更多的人怀疑几十万一晚价格的真实性。因为这些整容外加浓妆的小女子,怎么看也谈不上什么明星相。

人们不相信郭美美和孙静雅的身价,有多种原因。相比较其他行业,色情业来钱快,但即使是相对高端的“莞式服务”,这笔钱也不好挣。据南都周刊的报道,在大中华地区,东莞市、或者东莞周边地区的酒店桑拿业是这样出名的:收取400到800元的小费,性工作者在两个小时内提供15至30种形式的色情服务,细致到开头的艳舞,性工作者的面部表情,以及顾客可以获得的性高潮的次数。一旦小姐被认为怠工,或者不能吸引回头客,将被扣除薪酬。而“郭美美和孙静雅们”的钱,来得太过容易了一点。

巨大的认知落差反映了中国当下不同阶层间的鸿沟。这些女性大多为土豪、富二代等群体服务,屌丝阶层显然无法想象这些群体的富有程度,也无法理解他们的消费心理。但对富人来说,消费“郭美美和孙静雅们”是炫耀权力的一种途径,按郭美美一位朋友的话说,“不花个几十万陪她,这些有钱人面子上过不去。”

显然,这种卖淫模式满足的不仅仅是生理需要,在 “镀金时代”里,它充当了一些成功人士的身份象征,直接展示了他们的生活配置水平。

来源:凤凰新闻客户端

想睡“孙静雅们”为什么这么贵?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