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头看了一眼满嘴泡沫的中关村创业大街,我扭头离开了

回头看了一眼满嘴泡沫的中关村创业大街,我扭头离开了

总理上次来到创业街,是四个月,要不就是五个月前了。
之后,全国创业形势一路走红,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大众创业万众创新,颇有大炼钢铁亩产万斤之势,尤其在媒体上。
再之后,进入下半年,风投圈的大佬们逐个跳出来说,冬天来了,我们不能再给创业企业那么高的估值了。
言下之意,创业者们磨磨嘴皮子就能从老子手里骗几千万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今后的融资数额,对比 2014 到 2015 上半年——我们也不过分——去零除二刚刚好:原来 2000 万的,现在 100 万;原来 200 万的,趁早回家玩蛋。
这令我很不爽,因为我的朋友老张更不爽。寒冬来临了,老张的老板决定调整薪酬制度,以激励勤苦肯干的员工们,体现每位同事为企业贡献的真正价值。美中不足之处,薪酬调整工作费时费力,调整结束之前,暂停工资发放。
这一调整就是两个月啊朋友们。老张——老张你们都知道了,一米九的壮汉,活生生煮了两个月挂面,脸上跟面里的油菜是一个颜色。在得知薪酬调整工作仍未结束之时,老张“啊”地叫了一声,决定先吃一碗黄焖鸡压压惊,顺便考虑去看看创业街以外那么大的世界。
这还没完。10 月 19 日,我来创业街替老张取快递,又是一番新气象:围观群众比警察多,警察比创业者多(为什么这番景象,你懂的)
我苦笑一声,此时最想看到的是老张的表情。我们都明白一个道理:国家出面支持创业了,那就是创业的环境不容易了,单靠创业者自己不好做了。毕竟,什么东西若是提倡,那一定是没有。人人都讲文明懂礼貌,小便池上方就不用贴“尿不进去,说明你短”了。

天凉好个秋,阿里的技术岗 offer 薪资不升反降,百度收紧社招来人要李彦宏朱批,腾讯在外包团队规模上似也有所精简,而 BAT
的收紧策略带起了整个互联网圈的裁员、降薪狂潮。这到底是偶然的、一般的经营策略调整,还是先见的、理智的大方向预测,我们不得而知。如果是后者,这次席卷市场的恐怕不仅是一阵资本寒流那么简单。
2014 年到 2015 年,中国创业火了一年半,泡沫的存在也被人质疑了一年半:

估值太高了!融资太快了!半年一个亿!这还不算在媒体上报出来的估值,动不动加个 0,人民币换美元。
招人太急了!开薪水太大手大脚了!福利太惊人了!员工挤进新公司像蚂蚁啃蚂蚱,他们啃光蚂蚱后马上飞一般去寻找另一只蚂蚱。
什么人都能创业了!在校生也能了!90 后的小骗子满大街都是,70 后的老天使们快要不够用了。
红海太红了!一大堆新人跳进去,活像意大利红烩,咕嘟咕嘟地响。
技术太水了!产品太糙了!你国科技界和美国的逼格差距又拉大了!

看看这些针对创业潮的冷嘲热讽,我想先说一句公道话:你们怎么好意思待在这满是泡沫的互联网行业?不回传统行业混混看吗?
经济大环境这么差,大多传统行业不是格局已定,就是走向崩溃,总之没给新人留多少进来赚钱的空间。
然而每年毕业的几千万大学生嗷嗷待哺,你让他们一股脑迈进夕阳行业,顶着需求萎靡的现状、社会老龄的前景和今人留下的改革难题,这是去上班还是去背锅?
就连公务员热度也是不胜于前,可能现在年轻人都看开了,年少多金及时行乐才是最重要的,所谓稳定和前途算个卵?“踏实混十年,之后吃香的喝辣的”,这十年青春是送给国家送给党了还是喂狗了?
在没啥前途的行业的没啥前途的公司的没啥前途的基础岗位上,“时间长了就有出头之日”这种念想与创业企业拿期权画大饼有什么区别?创业企业期权兑现得还要快不少呢。神经病就是每天重复一样的事情,却幻想得到不一样的结果。
创业泡沫大,烧钱又看不到结果,你板着脸说:这是一种浪费。
然而没有创业公司吸纳大量职工,就业率怎么保证?没有膨胀的风投,热钱往哪儿跑,统统进股市么?
从个人和国家的角度看,投身创业、支持创业都属于不得已而为之,或曰无可厚非。理解了这些苦衷,我们再来看现在的创业热潮,就会得出相较无聊的看客和喷子们更加客观的结论:
创业泡沫真他妈的大出血来了。

个人需要创业以谋生,行业需要创业以求变,国家需要创业以维稳,这都可以理解。我们需要创业,需要得太久,以致这种「需要」本身都扭曲了。

粮食和水成了受到歌颂的东西,怪力乱神则会反过来变得稀松平常。泛滥与不足可以同时存在,现在的创业热潮便是绝佳的例子:一方面,创业公司泥沙俱下,创业
队伍良莠不齐;另一方面,人们需要更多伟大的创业公司来拯救世界,否则缓下来的全球需求会将各种大大小小的经济体拖入泥潭。
在这种情况下,创业不能拯救摇摇欲坠的 GDP,只能让少数创业者和投资人的个人财富翻番;创业公司直接拉动的就业,也不曾给本就找不到工作的人——他们恐怕集中于传统行业——带来更多机会,倒是让少数职场老油条们通过不断跳槽实现自身薪资的三级跳。
我们也大可不必只酸程序员——虽然如许多人所言,创业热潮创造的卖方市场确实令一些程序员享受到了与自己业绩甚至能力不匹配的待遇,但同样享受到了畸高待遇
的也包括产品、设计、运营等等一系列围绕互联网公司的职位,在金盆洗手之前,多数人做出的只是无法在历史上留下任何痕迹的垃圾货。
虽然我们常常骂阿里垄断,腾讯抄袭,百度臭流氓,但扪心自问,如今的创业者有几个不是 C2C 起家,几个不跟风,几个不想掐死后生晚辈,几个不在戏耍用户(和投资人)上无所不用其极?
电商好不好?好,创业风口。然后消费者被小破电商的假货和物流坑得涕泗横流。
移动应用好不好?好,一个时代。然后用户被小厂 app 各种诡异的 bug 和闪退爽得欲仙欲死。
O2O 好不好?好,解决就业全靠它。然后投资人投了大几个亿的公司们轮流抛出一个艰难的决定。
在神话一般的创业热潮里,创业者们对待下游和上游的态度可以概括为这两种:

尊敬的用户,你好,我是你爸爸。
尊敬的投资人爸爸,你好,快他妈给我钱。

我可以毫不客气地说,截至今日,群蚁附膻的创业者们拉低了你国互联网产品的平均值,甚至拉低了互联网企业的下限。

情况太复杂了。一方面是不得不创业的现实,一方面是现实不理想的残酷。其实这也不矛盾,我们不得已投身创业,能做的选择本就不多;千军万马挤到融资路上,多宽的大道也显得窄。
所以该怎么办?寒冬来了,倒也不是只能等死。
大干快上的时候,最重要的是口号。精工细作的年头,就要回归产品。一年前,吹得最响、野心最旺的创业者最能拿到融资;如今,真正解决了问题的产品才会受投资人青睐。
为什么?因为风口持续得太久,有些猪王已经做大了。几年前你做 P2P,打出争第一的口号来还算年轻气盛。现在 P2P
格局已定,小公司没什么翻身仗可打了,再出来挑战纯是浪费。滴滴和快的合并了,58
和赶集合并了,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了,这说明这几个市场接近饱和,容不下两个大公司了——那自然更容不下同类型的小公司。在风停了的当下,小猪们若还没飞够,就只能等死了。
所以怎么办?现在的创业者,不如背靠成熟的大公司,老老实实做点儿大公司不做的细活儿,保住自己的现金流,再稳中求变。举个例
子,P2P 这样的理财没的玩儿了,我们再做互联网金融,可以往消费金融的方向上走嘛。O2O
全都血崩了,社交也一直半死不活,不如回归从来都不冷不热的智能硬件,在这个冬天也就不显得冷了。
冬天这个词不准确。现在好项目融钱仍然没有压
力,只是烂项目不好忽悠了。烂项目也到处融钱,那不是夏天,那是中暑。现在结合大环境的压力,创业的春天才刚刚开始——一夜融资解危难不常见了,聪明的项
目应该开始控制成本,同时想办法变现创收,确保自己有现金流,不要依赖于不断融资。某种意义上,类似于互联网餐饮的,各种涉及直接消费、商业模式比较简单
的项目,会更适应现在的慢节奏。
至于成本降不下来的公司,这些泡沫就该被从海绵里挤出去了。别为他们悲伤,他们也风光过,这就够了。
创业
服务机构可能会陷入有些尴尬的境地,比如各家创业媒体、融资平台什么的。来融资的项目少了、一次融资的金额少了,平台业绩可能会不好看——当然,这是建立
在以前业绩很好的基础上。就我所知,现在没哪个平台的业绩能和创业热潮搭调的,热闹是 VC
的热闹,多数中介还没来得及大口喝汤。如今节奏慢下来,平台们也有功夫停下快速扩张的脚步,好好打磨下自己的产品逻辑和商业模式。如果理想,应该也能逐渐
发展,稳中有升。
回头看一眼创业大街——现有的知名企业不是媒体就是平台,能看到良好现金流的只是星星点点。有消息说,创业街要扩容了,还要再进驻几十上百家企业。我觉得这年景还赶着来创业街——这个远离用户远离市场,重视融资重视造势的地方——的创业者,十有八九没理解到在冬天的游戏规则。创业街在上演了两年的风光正剧之后,怕是要上演不知多久的荒唐喜剧了。
这就是我离开创业大街的原因。

来源:本文作者 @天使不投资人 首发于新媒体 @赤潮AKASHIO

回头看了一眼满嘴泡沫的中关村创业大街,我扭头离开了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