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扎克伯格:可以不值钱,但必须酷

摘要

2004年前,那些桀骜不驯的网虫们如同徘徊在一个荒原,默默地经过,有时静静审视,有时留下暴徒式的嚎叫,即使有回音,也只是从一个未知的角落里,遥遥地传来几声;

2004年前,那些桀骜不驯的网虫们如同徘徊在一个荒原,默默地经过,有时静静审视,有时留下暴徒式的嚎叫,即使有回音,也只是从一个未知的角落里,遥遥地传来几声;2004年后,他们有了一个友好的世界,可以和好友分享工作、生活,再也不会感到孤单,也变得温和。那些不平静的暴躁的洪水从高处落下,却在这里平铺成一面湖水,然后再在关注与开解中渗入过去的时光。

你说这是个奇迹,那只不过是个必然;你说这是个必然,它确实是个奇妙的必然。你觉得自己正在等待它出现,然后它就出现了,而在它到来之前,你并不知道自己要等的是它。

缔造这个奇迹的,是有着一头棕色的卷发,一咧嘴就会在一张娃娃脸上露出一对虎牙的27岁年轻人。

马克·扎克伯格现在是全球最知名社交网站Facebook的CEO,他的发明被视为web 2.0时代最重要的代表事件之一。

他成功了。估值高达500亿美元的Facebook 已经在这个星球上存在了7年。此刻,他站在《时代》周刊的封面上,面对科技创新的浪潮,成为最后一代了解在互联网之前,人类是怎样生活的人。

为好奇的孩子服务

按照父亲埃德的说法,小时候的扎克伯格“意志坚强、冷酷无情”,“对于其他孩子的问题,可能只要回答是或不是就行了。但对于马克问的问题,那就要打起精神。你必须准备事实、经历、逻辑和理由与他进行强有力的争论。我们曾经设想他会成为一名律师,某天会把陪审团说得心服口服。”

1984年出生的扎克伯格,在纽约州的多布斯菲利长大。他是家中唯一的儿子,父母分别是牙科医生与精神病医师。无痛牙医扎克伯格爸爸的口号是“我们为胆小鬼服务”。但扎克伯格儿子却天生准备“为有好奇心的孩子服务”。当别的孩子好奇于五花八门的游戏时,具有编程天赋的扎克伯格已经能够担当为别的孩子编写游戏的角色。
从高中转学到新罕布什尔州的菲利普埃克塞特学院后,扎克伯格和同学合作写过一个音乐推荐程序Synapse,当时美国在线和微软都想以10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这个程序。但这也意味着扎克伯格不得不辍学,以便能继续开发这个程序。他没有这么做,而是在2002年去了哈佛大学,并打算攻读心理学。

到了大二,扎克伯格编写了一个名叫“CourseMatch”的程序,它可以让学生基于他人的选择来给自己选课。后来,扎克伯格又编写了Facemash,这个小程序可以让男生对自己认为漂亮的女生进行选择,这很快在哈佛校园里产生了轰动。

到了2004年,Facebook应运而生。就在当年,这个网络就推广到了数百所院校,随后又扩展到高中和企业,新增注册用户数大约每6个月就翻一番。随着Facebook用户数的激增,扎克伯格便干脆从哈佛退学,全职营运网站。

促使他决定离开哈佛的,是比尔·盖茨这位科技界奇才2004年在他电脑科学班上的一次讲话:“他确实鼓励我们所有人利用课余时间从事某个项目。这是哈佛的政策……盖茨对我们说:‘如果微软失败,我会重返哈佛。’”

人们总是戏称扎克伯格为“哈佛的辍学生”,就像大家也会这样称呼比尔·盖茨一样。但他却说:“我非常尊敬比尔·盖茨,但我为什么一定要成为他呢?他靠的是Windows和Office,而我的平台是更广阔的互联网。”

魔术师来了

作为世界最著名社交网站的CEO,扎克伯格却异常低调,喜欢随意地穿着牛仔裤、T恤衫和球鞋。在去年的感恩节假期,有人看到他带着家人去了奥兰多的哈利波特魔法世界,并在那里买了一根魔杖。

在他的Facebook主页上,扎克伯格引用了“消除欲望”这个词汇来描述自己。他住在加州一栋不张扬的房子里,常常步行上班。但他却用最简单的道具演绎出了一出精彩绝伦的互联网魔法。那些程序在他的十指间变得灵动跳跃。他在Facebook总部的办公桌设置在夜班编码工程师的旁边,他经常与他们一起通宵达旦地工作。直到Facebook的风险投资支持者们说服他不再编码,他才开始将全部精力集中在经营业务方面。

近日,Facebook打算把总部迁入位于加州门洛帕克的一处物业,这将成为硅谷地区二十年来最大的一笔办公室租赁交易。此前,Facebook拥有两座办公大楼,间隔只有几分钟路程。建筑物外观为野兽派建筑风格,内部装修古怪,是一种后工业时代的硅谷风格:时尚的吊顶、混凝土地板、钢梁、窗户数量众多。还有一个巨大的棋盘,到处是涂鸦的“黑客”字样。大厅里堆放着两轮滑板。

随着事业的发展,扎克伯格的形象也在慢慢发生转变。2009年初,他突然改变自己孩子气的形象,穿上了正装衬衫,打上了领带。他对员工说,今年是严肃的一年,并解释类似的装扮也能让大学预科生看上去更加庄重些。

在“魔术师”的带领下,去年的Facebook经历了两件里程碑事件——活跃用户数达到5亿,在美国访问量超过谷歌。用了不到七年的时间,扎克伯格便创造出了一个比美国大一倍的社会实体。用扎克伯格自己的话来说,如果Facebook是一个国家的话,那它的人口排在中国和印度之后,位列全球第三。

根据美国链接分享服务商AddThis的统计显示,2010年全球互联网44%的在线内容分享通过Facebook进行,而去年这一数字为33%。 Facebook在在线内容分享市场的主导地位得到进一步加强。去年的每20分钟,Facebook用户上传270万张照片,有100万条链接被共享。
捉摸不透的未来

无论在硅谷还是华尔街,有一件事几乎人人都深信不疑,那就是:如果哪天社交网站Facebook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那么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铁定将成为全球最富有的“80后”。不过,他似乎想让百亿美元推迟到账。

Facebook的股份结构图日前被国外媒体曝光,扎克伯格拥有公司24%股权,股权估值为120亿美元。该公司员工持股30%,股权估值为150亿美元。

目前,Facebook 的盈利来源依然主要靠网络广告,包括宝侨、玩具反斗城等企业都是该网站的广告客户。根据EMarketer的数据,去年Facebook可能在美国展示广告市场拿下了大约9.4%的份额,高于2009年的6.6%。

Facebook也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应对可能到来的IPO。例如,Facebook披露,在最近由高盛领dao的15亿美元融资过程中,出售的是 “Facebook A级普通股”。高盛向Facebook投资4.5亿美元,令后者估值达到500亿美元。据高盛集团向潜在投资者出示的未经审计的Facebook财务数据显示,Facebook去年前9个月中的净利润为3.5亿美元,营收为12亿美元。

扎克伯格说:“任何人在运营一家公司时都会犯错误,我也不例外。”他乐意承认自己所犯的错误,比如,他曾拒绝雅虎数十亿美元收购Facebook要约。扎克伯格说:“我认为未来5年需要扩大 Facebook平台,大多数应用将社交化,大多产业将重新思考,一切设计都应以社交网络理念为中心,如果说Facebook过去5年是处于发展期,那么未来5年将获得其他国家的认可。”

前段时间,扎克伯格踏上了中国的土地,会见了中国科技行业的一些高层管理人士。这引发了人们猜测这家社交网络网站是否有雄心进入中国的市场。他访问的公司包括主要门户网站新浪的办公室,并会见了新浪CEO曹国伟。在此之前,他与国有电信运营商中国移动的董事长王建宙举行了会谈,还在百度首席执行官李彦宏的陪同下参观了该公司总部。

此外,Facebook 在今年2月8日通过电子邮件发布公告称,将在中国香港开设一个办事处。公告称,这是该公司在亚洲的第二个办事处,也将负责中国台湾市场事务。
但是,猜测没有意义,扎克伯格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人物。他的动机不明,似乎永远躲藏在密不透风的语言背后。和科技业漫步“云端”的未来一样捉摸不透的,是扎克伯格将如何引导Facebook继续发展。用扎克伯格自己的话来说,从一开始,“我想做的东西可以不值钱,但是它必须‘酷’”。

马克·扎克伯格:可以不值钱,但必须酷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